chan

一个片段

王源的眼睛,就像星光都落在他的眼中,他的微笑就像夏天的微风,带走我心中的阴霾,“给你们一次员工福利吧”,我愣了一下,“我十六岁的时候,在生日会上许下一个愿望,希望可以去一个海岛或者森林静静的坐坐,可惜没有实现,这次工作结束刚好有一段假期,可以带你们去海滩耍一圈,怎么样,去不去?”王源看着我说,我点点头,他的记忆也差不多要到消失的阈值了吧,也罢,就当我为这次任务负责,就跟他去一趟了吧。
我们去了泰国的一个小岛,正值旅游淡季,加上这个小岛刚刚向游客开发不久,岛上并没有多少人,给了王源很大的自由空间。上岛的第一天,我们就去了海滩,王源走南闯北那么多年,一直在镜头下生活,这是那么多年来少有的没有粉丝没有私生的海滩,这个25岁的青年仿佛回到了10年前,不复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低沉和麻木,和小马哥打闹、大笑。晚上有专人准备晚饭,灿烂星空下一顿丰盛的晚餐,我们都很快乐,就像乐曲结束前的高潮部分,接下来几天我们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,累了就在别墅待着,和一个普通的假期没有区别,然而只有我知道,这一次过后就是永别。想到这里我心中泛起酸楚,‘哎呀,这样下去任务结束后的测试可要不及格了’我小声的对自己说。
到了最后一天,我陪着王源在海边散步,看着夕阳的光芒撒在海面上,海浪冲刷着沙滩,‘真是一个适合离别的场景呢’我跟在王源的身后,默默的想着。抬头看王源的背影,再过一会就要到情绪阈值了,本来打算等他忘记,我就不用告别了,和一个陌生人告别的话,他就不会难过了。可是我还是不甘心,在他身边那么久,我果然还是想让他看看,不在面具下的我是什么样子,就算受罚也好,我也想和他认真的告别。
等我下定决心,王源突然停了下来,反而吓了我一跳,他没有回头,站在那里,夕阳的光芒给他的背影铺上了一层橙色的光芒,那样温暖,恍若孤独的神祗。
没等我开口,他就说“y,你说我这些年是为了什么在努力呢?从前的我只要能站上舞台就已经满足,可是渐渐的我也看不清我自己了,很多人都走散了,在你来之前,我甚至已经要撑不住了,在你来之后,我好像渐渐能找回自己应该走的路了,所以很感谢你,这次来这个海岛度假,也是在为以前的自己做一个告别,假期结束后就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说完他转过来,我看着他,仔仔细细,看着这个已经可以被称为男人的青年,岁月对他无比优待,给予他如雕塑般俊美的面容,那个一度迷失自我的人重新找回了属于他的光芒,他眼中的坚定和自信又回来了。
我笑了,‘“嗯,那是!等着源哥带领我们走上人生巅峰呢!”我无比庆幸此时的夕阳遮住了我眼中的泪光,海浪的声音掩住我声音的颤抖。我透过泪光,舍不得眨眼,生怕眼泪就那样落下,我看着他,想把他的面容刻在心里,这样的话,即使接下来的路我们要分道扬镳,我也有勇气走下去。他依旧那样笑着,“那么,”他说,“那么就一起走下去吧。”他把一起两个字咬的很重,我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知道……”我没等他说完,就截下他的话“我们赶快回去吧,我也饿了。”不可以,不能让他说出来,趁现在还能挽回,我急忙转身,“我知道你饿了,所以咱们快回去吧,小马哥啰嗦起来还是很烦人的。”我转换了话题,就像平常一样,‘就算我求你,不要夺走这最后的时光’,我在心里向神明祈求,“等等!”王源却没有如我所愿,他拉住我“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楚,你就是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因为我转过了头,眼泪再也藏不了,“谢谢你,王源。”我看着一直在我眼里无比耀眼的人,他的存在使我的生命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,“本来就不喜欢道别,可是时间就要到了,我也想任性一下”我深吸一口气,“你听好,王源,你会有一个美满的人生,无数像我这样的人出现又离开,你不必为此难过或者伤心,你只需要坚持走自己的路就好,最后,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。时间到了”我拼命扬起一个微笑,“再见”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也沉在了海面之下,王源好像要说些什么,却来不及,他的表情渐渐变得茫然,我扶住他倒下的身体,苦笑了一下,“果然,无论多少次,我都不能习惯法则的力量”我把他带到了别墅门口,然后躲了起来,看到小马哥发现了他。我才放心离开。
由于此次任务对我的“心”消耗较大,上面特批我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,在这期间,我就开始了我的旅行,希望时间和沿途的风景补上我失去的“心”的部分。
某天我路过一个广场,好像正在做宣传活动,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我就站在那里,看着他,目光舍不得离开,他熟练的与主持人配合着,肩膀总算比以前厚实了些,不再那么单薄。我满足的想着,下一秒,他的目光和我对上,那一瞬间,仿若时光倒流,他眼睛里爆发出惊喜、怀念和悲伤的复杂情绪,我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下一刻他又恢复了正常,“眼睛都出问题了”我心想,假装没有感觉到刚才精神能力暴动而出现的“心”的剧痛,“差点以为他还没有忘记呢,我真是魔怔了”,没有再看下去,我转身离开了那个广场,这样的偶遇很好,就是刚刚我才稳定不久的“心”又出现强烈的波动罢了。
y不知道的是,在她离开广场后,王源下台,拒绝了主办方饭局的邀请,回到家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回神,“你还是那么倔……‘’空荡荡客厅没有人回答,也不知是说给谁听。

一只辣鸡:

补个档

这张俊俊真的暴击我



(自修图  朋友们电脑看大图真的)